欢迎您来到im体育办公家具!
董事长年度股东大会表态不增持寄望赴港“补血
时间:2021-10-11   编辑:admin

  ◎投资者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是百奥泰为何把重心放在生物类似药,在自身免疫性疾病领域的生物类似药开发上,又基本都选择了直接进行全球临床试验的策略。

  3月26日下午2点,百奥泰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在广州公司总部召开,椭圆形会议桌最前端的位置,属于董事长易贤忠,总经理李胜峰和其他高管悉数坐在他的左边一侧。这是百奥泰第一次年度股东大会,现场来了一些个人投资者和股东代表。

  易贤忠早年掌舵七喜控股多年,被外界称为PC狂人,对股东大会的流程轻车熟路。从宣读文件到管理层汇报,再到股东投票,百奥泰的股东大会在按照程序一步步进行,和大部分公司的股东大会一样风平浪静。但从进入交流环节开始,投资者积压已久的情绪随着接连不断的提问宣泄出来。

  “感觉像哪个山沟里的公司。”有一名个人投资者在会后交流时抱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到场的机构和投资者,对百奥泰这家企业的共同认识是,这家企业太安静,没有调研,日常和投资者交流太少。

  他们看不清百奥泰的经营理念——百奥泰贴着“创新药”标签上市却破发,如今股价已较发行价跌去3成;公司又在今年宣布终止多个本有希望的创新药研发项目,巨亏下本已囊中羞涩,3亿多元的前期投入还打了水漂;在股东大会召开前两天,又二度递表港交所。

  他们对公司有建议和期许,也对管理层有所埋怨和不满。股东大会上,易贤忠表态不会增持,有投资者说,“估计第一次融的钱,也烧得差不多了。但增持、回购、股权激励、再融资……你什么都不做,就跑去港股上市?”

  “是深套吗?”会后股东间交流的第一个问题总是股价。甚至资深股东还可以从建仓时间判断损失比例。

  截至3月30日收盘,百奥泰股价22.39元/股,已较发行价32.76元/股跌去3成。低迷的股价让很多投资者特别恼火,在股东大会上怒怼公司管理层。

  百奥泰启动上市计划起,就贴上“创新药企”的标签,超过20个产品在研,的确有创新成色。2020年2月21日,百奥泰如愿在科创板上市,首发价为32.76元/股,募资18亿元。

  上市首日,百奥泰开盘报60.00元,涨幅83.15%,盘中最高报78.00元,当日收盘报60.20元,涨幅83.76%。2020年7月,百奥泰股价曾触及73.99元,但此后进入下行趋势。

  业内人士认为,百奥泰研发进度慢、研发管线优势不足;业绩亏损严重,研发投入大是百奥泰破发的主要原因。从可供查阅的财务数据来看,过去4年百奥泰已累计亏损超过15亿元。

  对于当下的破发,百奥泰董秘鱼丹在股东大会上回应,二级市场的股价不仅是由公司的基本面决定的,也受到很多外界因素的影响,比如说市场整体表现、细分行业的热度、以及股票的流通性,目前来说公司的基本面是稳定的。

  “研发进展,包括生产经营都一切正常,虽然说我们之前ADC的产品受挫,对公司评价有一定影响,但是产品试错在研发型的公司来说是很正常的,相信大家在业内也都会有一些了解。”鱼丹强调,公司管理层和股东对公司未来很有信心,未来几年会以实际行动和研发成果来回馈股东,为大家创造更大的价值。

  易贤忠也补充,尽管药品研发失败在创新型公司里是一个常见的现象,但由此导致股价恶化,确实给一些投资者带来损失。他就股价破发给投资者带来的损失深表歉意;对研发项目终止一事也将知耻而后勇。

  但实际上,去年医药板块整体行情向好,所以有投资者对这个回答并不买账,他们反问易贤忠,为何不增持。

  “其实我也很想增持,但是我们绝大多数股东、高管、技术骨干,想增持没能力增持。我的股份,坦率地讲,已经够多了,再增持意义不大。”易贤忠称,暂时没有增持计划。

  董事长、股东和管理层都不愿自掏腰包增持,但百奥泰却又不放弃资本市场的融资机会。去年递交港交所申请书失效刚过去一个月,百奥泰就火速启动二次赴港上市的计划。《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多位分析人士和创新药企后了解到,这主要是因为新药研发支出太大,百奥泰急需融资补血。

  有投资者直接质问管理层,在A股这个价格上去再次提交港股申请,对A股投资者会不会是一种损害?

  对此,易贤忠在年度股东大会上谈到,既然已向港交所提交了资料,还是希望能够继续走下去。至于过了聆讯之后,什么时候发行要根据市场情况,“我们会考虑股东的利益的”,百奥特的决心依旧坚定。

  中小投资者看好一家公司,往往是基于对公司成长空间和未来前景的预期。创新药企业的研发管线和产品进度,是市场判断企业是否具备投资价值的重要指标。而百奥泰作为早一批创新药企业,更接近商业化的多数是竞争激烈的生物类似药。

  从数量上来看,百奥泰的产品储备数量并不输给同行。最新版招股书显示,目前百奥泰的产品管线项药物,接近临床末期的药物有4个,其中有3个是生物类似药。在自身免疫性疾病领域的生物类似药开发上,百奥泰基本都选择了直接进行全球临床试验的策略。

  投资者关注的一个焦点,是今年初百奥泰陆续终止的创新药研发项目。2021年2月和3月,百奥泰接连发布公告终止BAT8001、BAT8003(即注射用重组人源化抗Trop2单克隆抗体-美登素偶联物,以下简称“BAT8003”)和BAT1306(即重组人源化抗PD-1单克隆抗体注射液,以下简称“BAT1306”)三款创新药研发项目,累计研发投入损失为3.4亿元。

  ADC药物即抗体偶联药物,是过去半年里最热门的新药研发赛道之一。目前全球已有八款ADC药物获批上市,其中ADC代表产品为罗氏研发的抗HER2 ADC药物赫赛莱,于2020年1月进入中国市场,价格为19282元/100mg,是国内唯一获批上市的抗HER2 ADC药物。在被宣布终止之前,百奥泰的两个ADC项目均在国内第一梯队,公司也曾一度被认为能拿下第一张国产ADC药物的批文。

  停掉2个ADC项目后,百奥泰的创新成色大打折扣,BAT8001被认为是首个与赫赛莱竞争的乳腺癌治疗产品。东方财富证券在研报中分析,预计BAT8001在上市当年的渗透率约为3%,到2029年达到16%。预计到2029年BAT8001的销售额将达到12.29亿元。

  对此,李胜峰在股东大会上回应,年初停掉2个ADC项目中,有一个是因为三期没有达到预期。百奥泰会继续做ADC研发,而且会做得更好。

  “这是一个特殊的靶点,竞争领域你一定要是best-in-class,如果有多个产品在同一个发展(水平),你不是最好的,或是前三名,很难卖。”李胜峰强调,如果这几个项目他们还在今年往前推进,有可能产品能上市,但很可能也卖不出去。

  对于终止PD-1的研发,李胜峰坦言,百奥泰没有跟上形势,但是PD-1只针对15%-25%的患者有效,对绝大多数患者没有效果。在今后PD-1普及以后,患者经过治疗可能会复发或者没有效果,百奥泰有双抗和一些新的靶点等努力方向。

  据百奥泰公告,BAT8003与BAT8001在某些技术特征上类似,考虑到当今Trop2 ADC领域市场的格局变化,存在较高的临床开发与市场风险,故而终止。类似地,终止BAT1306研发的理由也是PD-1赛道过于激烈。据百奥泰公告,中国是PD-1竞争最激烈的地区,全球154个PD-1,其中85个由中国企业研发或合作开发,占比达到55%。

  值得注意的是,李胜峰提到的双抗药物,是在近期递表港交所时首次出现在百奥泰的招股书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BAT6030、BAT6019、BAT1906和BAT6024均变更为双抗药物。其中,2020年招股书中原靶点为SIRP-α的BAT6030、原靶点为CD40的BAT6019、原靶点为IL-1β的BAT1906,在此次均变成双抗,这三个药物适应症为实体瘤;此外,适应症为高甘油三酯血症BAT6024也变为双抗,原靶点为Angpt13。

  投资者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是百奥泰为何把重心放在生物类似药,在自身免疫性疾病领域的生物类似药开发上,又基本都选择了直接进行全球临床试验的策略。

  李胜峰在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百奥泰在生物类似药、创新药上涉及面比较广,研发主要集中在自身免疫疾病和肿瘤。不管是什么产品,在欧美的竞争程度都比中国要小得多,从这个角度看使用范围(也会大),美国占全球药物市场的50%,所以百奥泰的生物类似药和创新药一般都是全球开发。

  他指出,百奥泰有了这个思路后,托珠单抗、贝伐珠单抗都在全球开发、申报FDA。当时的思路就是做生物类似药,这些靶点都是一些很重要的靶点,已经有很好的价值。中国市场也很大,很多患者过去没有机会用这个药,因为太贵,所以百奥泰通过生物类似药来降低价格,然后更多的患者可以用,也有商业机会。

  生物类似药的研发风险比创新药小,但对应的市场竞争激烈程度也要大得多。百奥泰有望在今年获批的生物类似药BAT1706(贝伐珠单抗)就面临这样的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贝伐珠单抗原研药安维汀是全球销售额前十的药物,由罗氏基因泰克公司研发,已在美国获批准用于七种适应症、在欧洲获批准用于六种适应症以及在中国获批准用于两种适应症。

  因为多年没有产品上市,百奥泰此前已亏损多年,近5年亏损超过15亿元,其中贝伐珠单抗累计投入研发费用为6.25亿元,2020年年报显示总投入预计达到6.77亿元。而BAT1706上市后,也可能与格乐立面临相似的竞争情况。

  首先,原研药已比当年启动研发时大幅降价,从5398元/支降至1500元/,且在进入医保目录后以价换量效果明显。米内网数据显示,2017-2019 年,医保覆盖带来的以价换量现象明显,销售额从 2017 年的 15.69 亿元增长为 2019 年的 32.91 亿元。

  第二,国内已有齐鲁制药、信达制药的贝伐珠单抗类似药获批上市,恒瑞医药、绿叶制药和贝达药业申报上市,还有20多家企业布局,BAT1706处于研发第二梯队。海外市场,有3种贝伐珠单抗药物上市,另外还有包括百奥泰在内的6家公司产品处于临产三期和申报上市阶段,海内外竞争均激烈。目前,百奥泰已就贝伐珠单抗与百济神州、巴西的 Biomm 及海外的Cipla Limited 公司进行商业合作。

  BAT1806 为托珠单抗雅美罗的生物类似物。 雅美罗2013年在中国获批上市,2019年进入医保支付目录,价格为830元/支。目前国内有8款托珠单抗生物类似药处于临床研究,其中4款在临床三期阶段,百奥泰处于研发第一梯队。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BAT1806 研发费用为3.30亿元,预计总投入4.1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4个接近临床末期的药物中,有2个药物的部分商业权利已经被百奥泰授出。

  在接连终止ADC和PD-1管线研发后,百奥泰的在研管线也变成了以生物类似药为主;其在肿瘤药赛道中的在研项目也多处在临床早期阶段。而在国内,双抗药物在研赛道早已如火如荼,半路上车的百奥泰能扳回一城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持续关注。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上一篇:清im体育远课桌式会议桌      下一篇:im体育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成为一个里程碑: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