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im体育办公家具!
曾被投资人嘲笑 如今他要改变我们获取知识的方
时间:2021-08-19   编辑:admin

  「书生」的创业梦充满了乌托邦式的幻想。大学毕业不久,姚树奇萌生了做一个聚合类知识网站导航的想法。为此,他辞去了工作,闷头在屋里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之前从未接触过的商业计划书,直接投向了30多家VC的官网地址。

  「投了一圈没有人理我,所以当时我就拿着我的BP跑到中粮广场IDG的总部,打算去找投资人面谈。」在门口徘徊了三个小时左右,姚树奇还是没敢上去。

  期间,IDG门口有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在聊项目,谈投资。姚树奇预感他们应该是投资人,于是一个箭步上去谈起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人听了一分钟就打断了我,盘问了我的大学专业和工作经历。」对于姚树奇的贸然,「投资人」显得有些不耐烦。当了解到他不懂技术、没有产品、合伙人以及启动资金时,「投资人」特别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那你创什么业?」然后就转身走了,只留下拿着商业计划书的姚树奇在原地伫立了很久。

  这次尚未成型「创业尝试」对姚树奇触动非常大,也让他了解到创业的「门槛」。余下的两年时间里,姚树奇自学了技术搭建了最初项目的模型;也从文科生的身份辗转了金融、销售、服装、教育,互联网等各项领域。

  2013初,姚树奇辞去了工作,开始打造一款线上学习资源导航平台,取名为潘多拉盒子。经过时间推移和版本的迭代,潘多拉盒子也从学习资源导航演变成了生产学习资源的社区,并更名为「墨加」。

  经过两年的坚守,2015年6月墨加获得国泰创投、创客总部的数百万天使轮投资。有了资本的助力,墨加平台在一年之内入驻了500名专栏作者,拓展了15万的用户。并且基于线上平台的知识IP资源,墨加在线下以知识沙龙的方式,为科技创业圈和互联网从业者提供了一种深度的知识共享沙龙服务,让更多创业者和互联网人通过闭门知识沙龙共享知识、经验、人脉和产业资源。

  「知识是有价值的。」姚树奇常常这么说。不断通过知识充实自己,他从一名创业「小白」变成一名真正创业者之后的他,显然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了解。

  姚:和知乎的差异性在于我们做的是知识共享的服务平台,是通过知识达人主动分享技能和知识的方式。而知乎是通过问答的方式在做,我们比较偏向得到的模式,通过扶持大量知识IP,然后单向做内容的输出,C端用户自行定义。

  和得到差别在于我们想扶持的是那些5到15年工作经验的这些中层知识达人,而不是得到扶持的像李翔、罗振宇他们这一批很牛、也很高大上的大IP。我们的理想是「打造知识的小店主」,我们觉得对于更多的普通用户来说,他们需要的是一些技能层面的知识。工作在5到15年的知识达人多数在公司中层类似于项目总监这个段位内,他们拥有的较强的技能实践能力对于普通用户的帮助更大。

  姚:我把教育、培训、出版和咨询这四个传统产业同称之为知识服务产业,现如今整个知识服务产业所面临的问题,一点也不亚于十五年前传统商贸零售业所面临的问题,互联网已经极大地通过电子商务重塑了整个世界的商业,未来五到十年,我相信,整个知识服务产业,im体育也会发生极大的变革。

  问题1,准入门槛很高。15年前一般人想开店是很难的,租房、库存、进货,需要的启动资金较大,淘宝电商兴起之后有个网店就可以开了,也不需要存很多的货。这和今天的知识服务专业是一样的,过高的门槛导致做内容输出的很多人是进不来的。

  问题2,内部的规则、产品和服务非常僵化。学校教育比较死板,内容咨询、培训定价过高,没有监督评价体系,服务很差。

  问题3,相关服务内容不公开透明。传统的知识服务产业缺少变现的方式,内容是其赖以生存的根本,所以对于其相关服务内容比较保守,不愿意公开透明。

  问题1,准入门槛很高。15年前一般人想开店是很难的,租房、库存、进货,需要的启动资金较大,淘宝电商兴起之后有个网店就可以开了,也不需要存很多的货。这和今天的知识服务专业是一样的,过高的门槛导致做内容输出的很多人是进不来的。

  问题2,内部的规则、产品和服务非常僵化。学校教育比较死板,内容咨询、培训定价过高,没有监督评价体系,服务很差。

  问题3,相关服务内容不公开透明。传统的知识服务产业缺少变现的方式,内容是其赖以生存的根本,所以对于其相关服务内容比较保守,不愿意公开透明。

  墨加一直以来所坚持的「用知识连接世界」的使命,其关键恰恰在于通过新技术的应用,新模式的创新,降低知识服务产业的进入门槛,打破传统产业内的产品、服务的僵化现状,建立开放透明的交易、定价和评价体系。

  姚:让产品正常地运作起来首先要降低准入门槛,然后重构产品和服务方式(更透明、更公开)。我们一开始搭建的墨加社区就是一个简单的知识共享社区,在墨加社区里,以及我们最近刚刚推出的在线知识内容交易平台Twinkle上,只要在特定的领域有过5到10年的积累,就可以通过墨加的平台输出你的知识、经验和技能,我们通过吸引更接地气的知识达人解决掉门槛过高的问题。

  通过我们自身一套产品来建立完善的服务体系,包括定价和评价体系。定价和评价体系直接解决的就是信息透明的问题。因为互联网深入任何一个产业,必然要做的就是把传统的黑匣子打开,加入评价体系,让交易更加透明。

  姚:我们的领域是互联网行业的职业技能,包括知识管理、自身能力提升。所以产品、运营、营销,包括做时间管理、融资技巧,所有的话题我们都会涉及,它是一个相对比较宽泛,但又是在整个互联网这个产业里面都会涉及的知识。我们的目标用户群体比较广泛。

  知乎在新型知识服务领域里做出了非常棒的探索和实践,但因为没能解决掉内容生产者的持续性活跃度的问题,内容的生产者在上面赚不到钱,越来越多的达人选择离开,墨加社区的第一批知识达人相当一部分从知乎上挖过来的。

  我们把这些IP找来之后,这些人是自带粉丝的。并且他们把内容放到我们的平台上,在质量和数量都相对丰富之后,陆续我们在垂直领域里也会形成一定知名度,从而吸引用户加入。

  姚:留住他们其实也很简单。墨加有自己的服务评价体系,我们把他们的文章可以从内容价值转换为实际的财富价值。

  近期我们内测一个小产品Twinkle,把我们之前平台积累的知识达人让他们可以通过语音加图文的方式做碎片化内容输出,一篇东西定价在1.99元到2.99元之间。所有的收益全部留给这些作者。Twinkle可能会跟知乎专栏有些类似,只提供和推荐入驻作者的独家内容。Twinkle跟知乎专栏唯一的区别在于产品付费逻辑,专栏可以免费看、读者看完后进行打赏;而Twinkle是预览、用户觉得有用后再付费观看。

  姚:盈利变现的逻辑很简单,我们通过墨加的平台和Twinkle贩卖我们的内容,通过一定比例抽成来盈利。虽然我们现在交易量还不是很大,但我们把流量做大之后利润还是很高的。未来我们还会围绕产品和服务做迭代,包括个人专栏订阅和线上的知识达人拉到线下来开付费的沙龙等等。

  目前对于我们来说,更多的工作在于还是要去把这个东西付费内容推广出去,获得用户的认可。至于到底怎么赚钱,我觉得背后还是可以探索的。其实做互联网产品的逻辑是一样的,把产品、服务和用户黏性做好了,它里面盈利模式都是可以探索的。

  姚:我觉得风口就是行业跟用户的培养,我觉得最起码现在来讲,比两年前要好很多,两年前不会有人在线上花钱买什么东西,现在随着一批批的年轻人起来之后,大家是愿意为这种好的东西付费的。

  我把知识服务产业看作是1999年前后的电商。其实电商行业搭建出完整的信用、评价、用户、支付体系应该是2008年之后的事情,10年的时间是成长期,所以在我看来,知识商业化我觉得才刚刚起步,还有很多东西要做。大家都在摸索,而且很多摸索都是失败的,包括知乎。所以在这个领域我并不认为有谁是老大,创业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这个领域趋势取决于行业里的玩家是怎么推动行业进步的,值得庆幸的就是现在这个领域里面有越来越多的玩家进来玩了,包括知乎、得到、在行。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模式被做出来了,我觉得这是好事。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去精准估算时间,但是我觉得今年是一个启蒙,明年可能会稍微好一些。或许到2018年前后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用一种完全不同的眼光看待传统的教育、出版、咨询、培训。

上一篇:内容创业本身就是错误的概念      下一篇:全市公安机关开展党史知识竞赛